要敢犧牲……有些東西,要努力,才得的到----專訪吳文燦教授

採訪:王炳勛、王俊凱、李逸群

撰稿:王俊凱

兩個小時的訪問很快的就要結束。學長熱情表示將來若要服國防役,歡迎來StorLink找他。我偷偷把雙手伸到採訪時身前至少可容納12個人的會議桌下向上使力,試圖經驗學長畢業後22年來曾經做過的事,不過它動也不動。22年來,付出的精神、努力只會比我們想像更多、更重,更需要超乎常人的活力。

/求學生涯

學長小時候是個認真唸書,考試前極度緊張的學生。出身私立靜心小學、中學,高中聯考進入成功高中,一度想重考。本喜歡生物,打算考國防醫學院,因準備考試對物理產生了興趣,最後一如那個年代的考生依照分數填志願,進入交大電子。

大學時期不像從前唸書那麼認真,愛玩的個性浮現,課餘活動常見他的蹤影。擔任學代時,因對當時梅竹賽校長致辭稱來替交大加油的靜宜大學女生為交大的後花園深感不當,發起停辦梅竹賽,在尚處於戒嚴的時代為此被約談。那時系上還是單班制,同學間沒有距離,直到今天,當年博愛一舍熄燈後一群同學一同搬桌椅至走廊燈下趕作業的情景還歷歷在目。愛交女朋友的他,畢業時還榮獲同學頒發「花花公子獎」。課業成績則如一般學生,沒有特別突出;甚至常蹺陳龍英老師的電子學課。做實驗時多是做得比較慢的組,在殷之同還擔任助教時常做到超過凌晨2點,門上鎖後才完成任務,爬窗戶出實驗室。期末考前5天5夜不睡猛k,贏得「小金剛」稱號。總結說來,大學生活是充實而愉快的。

1982年大學畢業。從小就被根植出國留學的觀念,此時GRE、托福都已經考過。當了一年助教後至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開始研究所生涯。1985,Master。1989,PhD,研究analog circuit design。攻讀學位期間擔任大學部助教,大學沒唸好的書在此重新打下基礎;連續幾年獲學生選為TA of the Year,教學的成就感讓這階段的他有想往教途發展的念頭。

/矽谷.創業

「Financial independence永遠都會是人生的一大課題。」

「我是處女座、AB型,極端個性,所謂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學長解釋,語氣也隱約提醒我們將來會碰到的課題。到了矽谷工作,未如從前所想往教途發展,在當地所見的高生活水準及面對人生中重要的財務問題,他開始有積極尋求Financial independence的想法。

陸續進入幾家公司(Chips Technologies, Inc.、Cirrus Logic、Quality Semiconductors, Inc.)終於在1997年開了第一家公司──Altima Communications, Inc.(優碼)。

1998年,公司初開一年。Level One開價US$ 40 million想買下當時僅10人的公司。第一時間下,並沒有將公司賣掉的打算,遂回開US$ 70 million的高價碼。回家想想,覺得公司才開一年就有人捧著US$ 40 million要送你,挺划算的。再打電話給Level One表示US$ 50 million也可,然而買賣公司瞬間的感覺已過,事情沒有再進一步。

1999年。Broadcom開出US$ 120 Million要買下此時規模20人的公司。儘管有上次的經驗,但因尊重公司員工意見,回價US$ 240 million。幾次接洽後雙方修正至US$ 180 million,然而Broadcom的興趣卻也在這樣的過程中消磨殆盡,交易再度溜走。

2000年。公司的生意大幅提升,找人集資過程中,和威盛洽談。本欲出讓10%股權。

陳文琦:「10%太少,要就40%。」
學長:「40%!那我乾脆整個公司給你了嘛!」
陳文琦:「好啊!來談!」

這時的Altima吃下Level One/Intel絕大多數市場,而美國打不過你就告你的商場指導原則正是Altima的一大隱憂(美國打官司很昂貴,Level One後面可有Intel撐著)。

於是,賣心又起。

「買賣公司就像交男女朋友,還沒定下來之前多比較,不要太專心。Gain all the leverage,權衡全局。」他笑著這麼說。除了最先的威盛,也找了數家有可能性的公司,包括Level One/Intel、Broadcom……等。上次和Broadcom的失敗讓他覺得再提案子不好意思,特別等到晚上過11點才打電話到Broadcom想留message就好;沒料到電話接起,對方全公司的人都在,當下靈機一動,說到:

「Your market is in U.S.. My market is in Taiwan. You are the king in U.S. I'm the Queen in Taiwan. If we combine, we'll make wonder. I'm 10% compared with your revenue, but I only want 1% of your company.」他形容那是神給下的靈感。就這樣,US$ 550 million,成交了。


/在此之前

公司初開之際,除部分外頭的人欣賞他們的膽量、想法,分期給點錢之外,為了讓人對公司資金問題感到安心確定,他將自己的錢放入銀行,每月撥薪水至員工戶頭。另外,為節省開銷,他身兼數職:VP Engineering、COO、CEO、CFO,以至於陪員工入Lab,上Tester,幾度公司搬家他亦親自上陣,扛著同眼前這張動也不動的桌子,隔天依舊正常上班。沒有腰酸背痛、沒有心神疲勞,日日夜夜。真有什麼,就是一股衝勁。幾年累積,除視力退步外,身體還不錯,但也不復「小金剛」之名。即使到了不再需要為降底成本身兼數職的時候,It's now become no time to interview卻像跳不出的迴圈。「這幾年最快樂的時間是什麼時候?」他打趣著自問自答「在飛機上,經濟艙。」依照學長的身長坐經濟艙,理應感到十分擁擠,但飛機上No computer,No internet, No phone calls的環境卻是唯一能讓他熟睡的地方。一下飛機後,在機場廁所裡換上西裝,又是另一場緊張的生意。

/人生追求

Altima和Broadcom的交易讓他得到financial independence,那現在的StorLink所為何在?

「開公司的快樂像是養孩子,並非孩子長大了很快樂,而是成長的過程很快樂。」他解釋。當時隨Altmia進入Broadcom工作的舊屬本在Broadcom過舒服的日子,卻更懷念從前Altima成長的時刻,和學長一通電話後,又再度來到StorLink開始一段新的旅程。此外,他也希望能對這行業有更多貢獻。永遠都記得一次老哥拿出一台機器,赫然發現其中的Ethernet Chip是他做的。這種感覺……學長挑挑眉毛,很有成就感,滿意的笑了笑。

「人生,個人要有自己的目標、方向。在這方向中,要找到自己的快樂。」談到他對人生追求的想法。年輕人、大學生多數都還找不到自己的目標。如果想留在這行,就像跑田徑,也許還不知道跑那個項目,但無論如何要先把身體練好,在我們身上,就是把基礎打好。倘若唸EE不快樂,就早點改行。

「聽人過說人生像在一條路上撿石頭,越撿越小……」他笑得輕盈「It's ok.只要不要最後碎成砂子,卻連挑都挑不起來就好了。」

//給大學生:

/人生是長期的

走過90年代Internet的泡沫潮,這段路上見聞也讓學長有更深的感觸。當時Bell Lab裡流行一句話:「我每年換一家公司,4年裡只要進對一家,就大賺了。」只是,最後的結果往往換了4家公司都不賺錢。「不要一看到眼前的機會就衝進去。」學長語重心長的提醒我們。又舉了國防役的例子。這麼多人想去聯發科,真的想清楚自己想做什麼了嗎?還是只因為眼前是個大好機會?而4年過後它會依舊亮眼?會更好?又或者是什麼情景?「把自己想做的事想清楚,眼光放遠;一輩子很長,4年,只在眼前。」

/視野

談到出國留學,學長表示出國留學影響最大的是看待事情的態度,擴大視野。單就研究環境而言,除了國外一流大學,台灣未必會輸;但土地小、人口少,的確讓台灣在先天上受到侷限。然而不僅於此,舉新聞為例。美國重視國際新聞,台灣的新聞台卻是滿檔的社會新聞;不同焦點產生不同視野,長期以降,台灣人是較短視的。台灣人效率高,能迅速完成產品;但市場小就滿足於代工,終於陷入瓶頸。至近年才有建立品牌的觀念。相較之下,大陸反倒因具備廣、大的特性,讓許多大陸自有品牌迅速生根成長。再提一個情況,現在矽谷人對來台發展,大多興趣缺缺。上海呢?興趣可大了。很現實,那兒有機會,人往那兒跑。世界連結越快,就需要越廣的視野面對新事物。

/多元的大學生活

「不要死讀書,多參加一些課外活動。」談到大學生活,學長如此建議。總編聞言立刻哀怨:忙碌的課外活動,從社團到營隊、學代到系刊,伴隨的是每況愈下的學期成績;年少時出國留學的夢想依舊高高掛在天空,只是,自己卻已掉入萬丈深淵,再不見天空光芒。洋洋灑灑的活動讓學長對總編頗為讚賞,並舉自己當年成績平均60多也出國的例子,勉勵我們。「這樣浪費時間,不會白費的。這些都是你的人生機會,把握它,好好利用人脈。」他停頓了一下「要敢犧牲……有些東西,要努力,才得的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howo 的頭像
yohowo

四號誘惑我

yoho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