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副標:專訪花旗銀行台灣區消費性金融負責人管國霖
採訪:林昶聿、李逸群
撰稿:林昶聿

管國霖小檔案:
學歷:
1985~1989 國立交通大學電子工程學系78級
1991~1993 美國南加大企管碩士
經歷:
1993~2003 花旗銀行台北分行儲備幹部、消費金融企劃部投資產品經理、新加坡萬國寶通銀行財務部顧問、台灣區消費金融財務部財務顧問、消費金融分行暨投資業務負責人等。
2003.9迄今 花旗銀行消費金融台灣區總經理
花旗證券投資顧問董事長

/零

過度的聚焦,往往會造成意外的失焦;世俗的價值觀念,亦容易掩蓋個人真正的本質與價值。

「他是五年級生,年紀輕輕就當上台灣花旗消金的負責人」、「在花旗11年內更換8個職務,晉升速度有如攀天梯」、「年僅36歲便升任花旗台灣區消金的負責人」、「統率台灣花旗2000餘人」…等等,近兩年,媒體的曝光使得管國霖學長聲名大噪,而眼前斯文有禮的管學長,卻讓人難以聯想新聞裡,花旗年終晚會跨騎白馬、雄姿英發的亞歷山大大帝。

在花旗銀行消費金融部的辦公大樓裡,向外望去便是高聳入雲的101大樓,在這裡,管學長向我們娓娓道來他的人生經歷。

/壹

在十幾年前,交大的學系僅僅以電子資訊、理工學科為軸心,校風保守,學生普遍重視課業、成績,「大家都窩在圖書館、實驗室裡用功讀書」管學長如此說到,而積極參與學生活動的他,反而是比較「特異」的一群。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特殊的過程」,管學長以自己為例,分享當年在交大參與學生活動的經驗:「或許在當時,學生對於公眾事務相對冷漠的環境與情境下,你會complain沒有獲得足夠的資源,以及來自於學生的支持;反過來說,在某一個程度上,那樣比較不活躍的環境裡,從事學生活動所能取得的機會、資歷,亦或是在組織中能負責的層級,相較於一個比較競爭的環境而言,是來得高的。」

管學長說到,「如果我當初選擇的是台大,或許在那樣競爭的條件下,雖然同樣會參與學生活動,但或許就無法得到那麼多寶貴的經驗。在交大,尤其是電工系的課業相當地繁重,同學們多埋首於實驗室的同時,參與社團、學生會而active的人可說是『異類』。」

「以梅竹為例,在這之中看到的群眾運動經營,讓我有很深刻的感受;」民國73年至75年,梅竹賽因無法控制學生的激情而停賽,身為復賽該年的梅竹籌委,管國霖也從中了解,群眾的情緒和行動,其實是很容易被挑起和操作的。「如何讓情緒被激昂,而非挑起,進而在組織運動中帶往正面的方向,如何去拿捏中間些許微妙的平衡,規範學生們在場內的行為和互動,都是一些蠻重要的學習,回歸到群眾行為學的掌握,學校是個單純的小縮影,而透過學生活動的經營,也慢慢能找到和社會接軌的機會。」

「對於領導統御,乃至於資料的蒐集和整理,甚至是校際活動裡,談判桌上的爾虞我詐,雙方實力上的了解,都是非常寶貴的經驗和學習。」管學長謙虛地說,「就像一條中型size的魚,放入大海可能微不足道,但在小池塘或湖泊裡,卻可以當山大王;我也很鼓勵積極參與活動的學弟妹,不要太去苛責環境,反而應該好好把握可能崢嶸頭角的每個機會。」

/貳

由於因緣巧合,在當年拿下新生盃戲劇比賽(編按:即今日的校長盃)最佳男演員的管國霖,加入了當時還在草創時期、資源仍然相當有限的戲劇社。

「當時能有一個小小的社窩,就已經是非常奢侈的事。」管學長笑著說,「也因為如此,社員間的感情和聯繫卻非常地close,在大家的關注和經營下,社團慢慢地成長,人氣也有所提升。」

現在每個月仍至少進一次劇場,觀賞戲劇演出的管國霖,抒發他對戲劇的情感:「對我來說,戲劇很容易啟發個人內心深層的感動,這是一個個人的興趣,藉由這樣結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看到一個社團如何從草創的規模,開始經營地有聲有色。」

除了心靈層次的啟發與社團組織的經營,來自舞台的訓練與經驗,對於管國霖日後在於事業,乃至生活中的角色扮演,更有著深刻的影響與幫助。對此,管國霖說:「出社會以後,有更多的機會需要站在舞台上,有可能是對內部組織的演講,有可能是國際性的研討會,甚至是像年終晚會這樣需要鼓舞人心的場合;然而不管面對電子媒體或者平面媒體,要如何讓自己扮演好身處的每個角色,包括對於舞台的熟悉,能夠靈活運動肢體語言,演說表達的內容能夠有條不紊等等,這些條件,其實都來自於舞台的訓練以及經驗。」

對於這一路走來的心得,管學長提到他最主要的人生哲學:「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他表示,「包括來自於專業上邏輯推理的訓練,讓我對於事務能更精準地掌握,策略上能更有結構地去思考,對於數字也更敏銳;而學生時期活動的訓練,無論是舞台或是領導、組織能力,也讓我能從容不迫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去表達自我,甚至是帶動氣氛。」

「我相信人的一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宿命性,」回首這一路走來的過程,從學校開始,到各種不同的社會歷練,管國霖充滿著感激,「過去一點一滴的累積,都有它階段性的意義,當這些東西漸漸累積成自己深層內部的潛力時,不論置身於什麼位置,都會自然而然的成為一種天性而發揮出來,在別人的眼裡,這樣的人是在發光的。」

/參

談及由理工背景轉型至金融業的經歷,以及當初抉擇的經驗,管國霖學長首先對於「轉型」做出定義,在他看來,所謂的轉型可概略分為兩類。

「第一類的轉型大致上仍以科技業的知識和素養為基礎,在企業的市場、行銷上有所發揮。」管學長指出,台灣目前的產業仍然是製造為主,而緊接在製造之後的重點,便在於「行銷」;隨著國際市場競爭日趨頻繁,在台灣許多的brand company對於行銷方面的重視也日益增加。

管學長接著提到第二大類的轉型,也就是他自己的經驗,他說:「大概到大三以後,我漸漸了解到坐在lab或研究室裡,從事連續十個、十二個小時的實驗,去programming、debugs,這樣的過程並不能讓我覺得exciting;加上同時我又有一些社團的接觸,於是在評估上,我認為people management,甚至是marketing的工作,會比R&D要更適合我。」

「不論是哪一種類型的轉型,了解自己的興趣和專長都是最重要的,只是為了不喜歡工程而貿然轉型,對於自己本身以及所轉的行業卻沒有深入了解,其實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戲劇、社團,進而對行銷產生濃厚興趣的管國霖,開始對於不同的人生道路有了規劃。

他再次強調,「這是一個過程的累積。」包括在學生會、梅竹賽積極參與,學習領導統御,漸漸地了解到自己有幾分幾兩重;在課程上也逐步選修了管理、行銷等課,發掘自己的興趣所在。

當完兵退伍以後,憑藉著課業、社團皆有突出優異表現的管國霖,申請到了南加大的MBA就讀,對於出國讀書,他也做出了建議:「由於當時是個100%的fresh man,完全沒有工作經驗,於是社團的表現、活動的成果就成為課業成績以外,另一項在申請學校時的利基,因此我也鼓勵學弟妹們,尤其交大環境特殊,若有志出國讀書或轉型,應該更加積極地投入社團活動。」

/肆

「這輩子讀書最多、最辛苦的一年,就是在南加大的第一年。」對於國外教育的紮實與嚴謹推崇備至的管國霖,敘述著他這一生中「最用功」的日子。

「每次課程之前,就要先唸兩個chapter至一本的參考書,上課一開始,因為textbook已經看過了,便很快地瀏覽過去,然後開始討論、報告。」一學期六門課,每天不斷重複著study、paper的reading與writing、研究project、準備presentation,對於參與課程和表達能力的要求,以及訓練的紮實,都不是台灣的教育所能比擬的,而這些也成為管國霖日後在事業上,能夠快速掌握事件、理解重點並且精確表達的原因,造就了他的「十年功」。

在南加大的第二年,漸漸適應課業步調的管國霖,參選了南加大中國同學會的會長,也籌畫一個將台灣以及中國文化推廣出去的活動,讓活動的範疇不僅侷限於加州華人圈內,而更擴及整個校園。他表示,和當初申請MBA時相仿,由於畢業出社會後仍然沒有工作經驗,因此持續參與社團,累積人際關係、組織領導的經驗,乃至於推展中華文化活動時的行銷、策略,都成為管學長日後在花旗interview工作的重點。

總結兩年MBA的學業,回顧自我,管國霖分享自己的心得,他說:「不僅是文化、學校課業上的訓練,乃至於語言能力的掌握方面,我都建議學弟妹能出國看看,相信不論在視野、專業,乃至於接受高密度教育訓練能給予個人潛力的激發,都能有相當的養成和幫助。」

/伍

在花旗的11年內,管國霖轉換了八個不同的職務。「人生career的選擇並不是不變的,簡單的,真正到了工作的崗位上,要看公司的特質,去調整自己。」

他說:「花旗的特質在於,希望給員工能有不同的歷練,所以我不斷地在rotate,而沒有一直待在原先預定的marketing。」平均一年半到兩年的rotate中,不同方面的專業知識和管理能力也不斷增長。

從管理儲備幹部(manage associate),到marketing、product manager的工作,「那時候投資型的產品才剛初試啼聲,正要大鳴大放。」回憶當時,管國霖表示,能運用本身在行銷以及財務上的所學,也讓他覺得樂在其中。

管國霖接著說到:「某天上司告訴我,在新加坡有一個關於財務外匯、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機會,徵詢我的意願。」由於過去在學校,並沒有如此深入討論的關於選擇權的課程,回顧這段特殊的經驗,管國霖笑著說,「當時在上飛機的時候,都還不了解自己要去那裡做什麼。」而這次新的學習,使他對於財務操作、外匯、選擇權的設計能有實務性、跳脫紙上的體認。

不久,管國霖再次從財務的單位,調至最前線的業務端,管理北部五家分行的投資顧問。「對我來說,也需要更加去貼近客人,pick up一些最前端的業務經驗。」他如此說到。

下一個工作,則類似於幕僚長的性質。

從前線的業務單位調回幕後,幫全省所有的分行做策略規劃,相較於業務端的角度又有所不同。在任上,他發揮高科技領域的知識背景,建立了CRM(顧客關係管理,Consu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與ERP(Enter price Resource Planning)兩套業務管理的系統。

「將科技的平台與知識,運用於金融業的知識管理。」管國霖說,雖然自己並未整天浸淫於網路、資訊的發展,但至少對於這方面的知識是不陌生的。

他表示,因為自己來自業務單位,所以能了解前線的行為和需求;現在花旗的Sales一打開電腦,就能看到今天有多少個客戶要聯絡,而分別又是因為什麼事情要聯絡;管理者、主管login以後,就能看到自己的team,在內部誰的表現最好,而在全台灣相對的排名又是如何。

「像在駕駛一艘很大的船。」管國霖以此作為比喻,船上有很多的旋鈕,而撥轉哪些旋鈕,又該撥轉多少幅度,將公司變為健全而良好的競爭環境,就是在這個職務上對於規範、機制的一些制定方式。

至此,管國霖具備產品、行銷、財務、業務乃至於幕僚、策略的經歷及背景,而升格當船長的機會也來臨,敲了敲他的大門。

/陸

「When You Get Ready,剩下的就是Opportunity」管學長謙虛地表示,他只是努力地去take每個機會,雖然以相較於職位過於年輕的年齡,接任現在的職務,原本以為會被嚴重地stress,但因為資歷完整,又能快速補足欠缺的部分,所以也能有不錯的成績。

當問到未來,管學長首先說明,兩岸三地對於金融產業會有相對類似的學習曲線,不論是在法規、金融商品的發產或者競爭對手的情形,而花旗也正密切關注,日後在Great China(大中華地區)應該會有不少的機會。

「而我是一個mobility很高的人。」他說,不排除到大陸,或者任何地方去工作,只要保持一定的彈性,其實自己也並沒有想那麼多。「重要的是把當下的事情做好,盡自己的能力去發揮」。

而不論工作或生活上,持續和表演藝術有密切接觸的管國霖,將來也有可能回到自己所熱愛的戲劇表演,或者到非營利機構、公益組織裡擔任義工,「或許哪天也到劇團裡去軋一角」他笑著說。

「人生有很多不同的際遇,只能說我剛好運氣比別人好吧!」對於自己年紀輕輕就身居高位,管學長說:「社會的階級、價值觀念,其實我是蠻厭惡的,因為當別人這樣衡量你,而你也這樣衡量自己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失衡了。」

「常常要回過頭來,反省自己。」管國霖表示,他常常自問「人生的目的是什麼?人生要怎麼過?人生的夢想到底在哪裡?什麼東西讓我快樂?是工作職位所帶來的名銜或者聲譽嗎?」

人生,是無數自我解釋、自我辨正的過程。

管學長說到:「你必須要認識自己,然後才能知道,哪些東西是隨時可以丟掉的,而哪些東西才是對自己重要的,不斷地提醒自己,要時時刻刻保持住,不要讓這些東西,被其他東西所掩蓋。」

「人生有不同的曲線,現在的人生曲線是在career上,但或許將來會有第二條人生曲線也說不定。」訪談的最後,管國霖表達了他廣闊而老成的人生觀,「三十幾歲的時候我在這裡,但我怎麼知道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的時候我在哪裡?人的一生沒有到最後,都不用因為一時的順境得意忘形,或遭遇逆境的時候垂頭喪志。對我來說,保有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當機會來臨時,確定自己已經get ready,盡力發揮,問心無愧是最重要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howo 的頭像
yohowo

四號誘惑我

yoho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