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ohowo (大雪紛飛) 站內: yohowo
標題: 文字何其無辜
時間: 2006/04/11 Tue 06:12:22

文字何其無辜
文字就是文字
何來美醜之分?

要說美醜只有書法
變作鋼筆字只有實用意義沒有美醜價值

每個人當然都覺得自己慣用的文字最好看
試問哪一個寫中文的人會覺得阿拉伯文還是印度文好看?
要不是英文是多數國的第二外語
以中文字美感的角度來看英文的話
英文字母也真是醜的一蹋糊塗

無聊嘛!

簡體字何其無辜被罵的狗血淋頭..
還不是因其被當作政治工具
被當作用來打壓台灣生存空間的工具
不然簡字真的有那麼可增可惡嗎?
至少我當年補GRE的時候因為筆記空間很小所以幾乎都用簡字做筆記
也因為中國大陸書便宜又沒有著作權觀念讀了一堆簡字的東西
對簡字算是習慣..沒有好惡

正體字又何其無辜被拿來當作中國打壓台灣的標的物
中國政府一心一意就想除之而後快
背後有啥真的有價值的理由?
還不就像台灣尊孔中國就反孔一樣的只有政治沒有大腦..
愚蠢的台灣人還真的接受這種被發明來純萃為了惡搞你的觀念
不斷隨之起舞製造話題

很簡單..我罵你一句話你如果很生氣..我一定會罵你第二句..因為有效
如果我罵你你卻當作耳邊風沒反應..那我只好找別的方式來找你麻煩
因為罵你沒用嘛...

那又幹麻把矛頭全部指向簡體字呢?
好像簡體字一盛行就等於台灣被併吞一樣
這兩馬子事嘛..

到頭來文字卻為政治所用
使用率竟被當作彼此HP值

無聊嘛!

就算真的簡體字一統天下
全世界華人都用簡體字
想一想有什麼差別?
台灣能不能獨立或被不被統一跟這根本是獨立事件..有個屁關聯

無聊嘛!

真要說美感..
那我想罵的人是胡適跟陳獨秀..
文言文那麼美你們幹麻要推行白話文運動?
中學唸的文言文到現在我還是覺得很棒有內涵又有美感
可惜文言文太深奧要看懂要花很多時間
害我現在想看古人寫的好文章都很痛苦
那我要去跟誰爭辯文言文美還是白話文美?
誰來補償我因為白話文運動造成對古文陌生的遺憾?

無聊嘛!

真要從文字的演化來看美感
從今天開始全世界華人都寫小篆好了
篆書才是真的美..而且真的呈現造字的藝術
隸書就遜色了一點
最後進化到現在的楷書..真是醜斃了
而且哪看的出什麼造字藝術阿~
連象形都不象形了..還六書個屁阿..
中文字的演化根本就是越來越醜嘛~~

這可不是我受到多年繁簡之爭文化污染的感想
這個想法是我小學六年級跟國一發展而成的!
我小六開始學篆刻學隸書..
那時真是愛上中國文字..覺得篆隸好美..楷書真醜
那時候沒學過什麼美學..美與醜都是天生的直覺
我有兩本篆書字典..常常想到什麼自就去翻一翻

所以真要說美感..廢楷書好了..神經病無聊!

總而言之就是無聊..
文字被當作政爭的武器
文字本身是無辜的
正體字還是簡化字只要有用就有其價值
也都不會消失(篆書到現在消失了嗎?他還有美學價值.
文言文到現在消失了嗎?古文背多了文言文文筆自然就好)

可憐的文字..
愚蠢的政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howo 的頭像
yohowo

四號誘惑我

yoho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ohowo
  • PO完沒多久就看到了....<br />
    我的腦袋根教授想的一樣<br />
    可以去當教授了<br />
    -----------------<br />
    <br />
    甲骨→篆→隸→楷 文化何曾動搖<br />
    <br />
    中貞/中山大學助理教授(高雄市)<br />
    <br />
    <br />
    外傳聯合國自二○○八年以後只採用簡體字一事雖是烏龍事<br />
    件,卻再一次引發了有關簡繁之爭。而見諸台灣報刊的文章<br />
    則無一例外地顯現出對簡體字的鄙視,對繁體字揮之不去的<br />
    戀情及對目前形勢的百般無奈。<br />
    <br />
    文字主要功能之一是要準確表達所要表達的涵義。另一功能<br />
    是要達到一定的美學標準。世人所書之遺墨,無論狂草、行<br />
    草或行書,均以繁簡相雜為其中美學的結合手法之一。然而<br />
    從未聽說有人對先賢們的這種做法提出過抗議的。<br />
    <br />
    在現代社會中,文字還要擔負著真實地傳達與日俱增、不斷<br />
    創新的技術資訊之功能。這些問題無論堅持繁體字或簡體字<br />
    的人們都會持肯定的態度,但不會指望有太多台灣島上從未<br />
    使用過簡體字的人們承認「繁體字所能達到的作用,簡體字<br />
    一樣可以達到」的這一事實。<br />
    <br />
    中國漢字在漫長的演變過程中經過了四次重大的變革,大陸<br />
    的文字改革不過是漢字在四次重大改革中的一次,也不過是<br />
    自唐以降首次以官方的胸懷接納了原本已大量存在的簡體字<br />
    而已。試問現代有幾人未經專門訓練僅憑繁體字而認識甲骨<br />
    文、籀文或小篆體文字的?又有幾人未經訓練而達到運用隸<br />
    書的?<br />
    <br />
    有人感慨說「如此美麗的中國文化傳承,如今逐漸被簡體字<br />
    取代,讓中國文字落入可能失傳甚或滅亡的危機」。在筆者<br />
    看來,這不過是「天下本無事,杞人憂天傾」的感慨罷了。<br />
    好像小篆俱有傳承甲骨文、籀文的作用;隸書俱有傳承小篆<br />
    的作用;楷書俱有傳承隸書的作用,而獨簡體字不具備傳承<br />
    繁體字的功能!多麼嚴重的偏見!<br />
    <br />
    <br />
  • yohowo
  • 目前最富有學術性爭論的也許是簡體字造成了較繁體字更為<br />
    嚴重的一字多義現象。然而漢字中的一字多義古已有之,就<br />
    組合而言更是五花八門了。就「運」字而言,便有「運氣、<br />
    運動、運籌、運轉」等不同的涵義;又如「風」字便有風<br />
    氣、風評、風俗、風向等不同的意義。既然一字多義是漢字<br />
    的本來特點,如果官方允許,又有誰在乎斗與鬥、云與雲、<br />
    干、幹與乾、制與製、笵與範、發與髮、后與後、仇與讎之<br />
    間的分別呢?如果大考承認這種併字現象,不把這種現象當<br />
    成錯別字看待,又有誰不樂意將它們併為同一字使用呢?<br />
    <br />
    而且漢字經過了幾次的文字改革到唐朝的楷書以降,又有幾<br />
    人在書寫日、月、星辰、山川、河流、小溪等字時還在思考<br />
    它們的象形體是什麼?<br />
    <br />
    筆者以為,簡體字是繁體字的直接傳承者。它摒棄了一些不<br />
    必要的字,合併使用了相當數量的字,簡化了邊旁部首,但<br />
    保留並發展了原本就存在的組合能力,是漢字使用上的一種<br />
    合理的變革及發展,是漢字走向世界文字大家族的必要條<br />
    件,是讓本民族以外的人們學習漢字的一條便捷途徑。<br />
    <br />
    兩岸的文化工作者應該致力於對同一事物用同一字詞或語彙<br />
    表示或描述的文字工作,避免出現目前文字使用上的某些亂<br />
    象,如「轎車」成了「自小客車」,「導彈」成了「飛<br />
    彈」,「航天飛機」成了「太空梭」。如果真誠地愛護我們<br />
    的下一代,報刊、電視中的文字盡量少用諧音字,不要再出<br />
    現「大開眼界」成了「大開眼戒」,「東山再起」成了「東<br />
    山在此」等。目前許多本土派作家自創文字之風也不要給予<br />
    太多的鼓勵,否則,將會對下一代有真正的傷害。<br />
    <br />
    當然,如果有人堅持以不變應萬變,自身成了食古不化的文<br />
    字奴,卻也是自由社會的一種特徵。 <br />
    <br />
    【2006/04/1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