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ohowo (天..在旋轉)
標題: 情人節過了兩天...你們還好嗎??
時間: Fri Feb 16 20:59:39 2001

<15年後的情人節隨想>

<一>

情人節過了兩天 你們還好嗎??
還在自苦自憐 還是看著你心中的她跟別人在一起的背影呢??

又是一個人坐在咖啡店角落的午後 這已經是習慣了吧...
戒了咖啡很久的我 今天不點可可亞 來杯曼特寧。
我不懂咖啡 九十塊的拿鐵和15元的咖啡廣場對我的味蕾來說並無不同
-我喜歡的只是一個人在咖啡店的一角
讀我的書 想我的事 動動我的筆
或在notebook上敲點有意無意的文字符號。

為什麼今天要點曼特寧呢??
只是前幾天在聯合副刊上看了一篇有關曼特寧的文章而已
雖然之前也看了一篇愛爾蘭咖啡的小說 但是這家店沒有賣
-我也不想喝有酒味的咖啡。
而且我買了一盒可可含量很高的巧克力 那是我送給自己的情人節禮物
所以我不需要可可了 來杯曼特寧。

情人節過了兩天 你們在想什麼呢??
我好像也是一個人看著熙相往來的情侶 在佈滿花香的台北城渡過的
-我只是說好像 至少整個白天是如此。

------------------------------------------------------------------

開始注意到妳 只是因妳長的很不俗
一種男性的本能 讓我有意無意的把妳當件藝術品來欣賞。
妳總是披著一件絨紫色的外套 在月台邊等車
總是那麼沉默 面無表情卻帶著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清麗。
我只是喜歡看 男人嘛!

我的回家時間不很固定 所以不是很有機會每天在月台旁看到妳。
其實也不是很注意妳 因為我早已心有所屬 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她不知道是因為我不想講
我想 我只喜歡那種喜歡一個人 在心裡對她好的感覺。
雖然我不常看到妳 但一週也總會碰到一兩次
只是奇怪為何妳都那麼晚回家 而且都是一個人。
想妳這樣的女孩 身邊應該很容易出現一個挺拔的男人噓寒問暖吧
我只是隨便想想 大多數的時間我在想我的事 我在想她。

一次無意的情形下 我在大樓的大廳碰到妳 原來我們在同一棟樓呢!
不過這棟樓每天進出幾萬人次 所以這也不算什麼緣分。
只是也是無意的情形下 我還聽到了一些妳的事;
因為我有幾的每天用眼睛打獵的同事
這棟大樓沒有什麼能錯過他們的眼睛
當然我也是高手摟~~ 總能在不低級、不做人身攻擊的情形下
用我的口才滿足他們的幻想 我也算精神上風花雪月的一群吧~~呵呵。
只是他們一直懷疑我為什麼單身那麼久
-我不想說 因為是她 是她牽絆著我。

為什麼她會在我心裡 我也說不上來
反正喜歡一個人本來就不應該有什麼道理的吧!
喜歡是一種感覺 感覺就不能太理性 太理性反而會失去感覺。
就算喜歡她 我也不願跟她說。
單身的這麼多年 我已經習慣一個人的無羈無束
就如同我從不跟人一起坐在咖啡店的角落一樣
我喜歡一個人的自己 靈魂只屬於我一個人的自己。
所以我到底想不想跟她在一起 也很難講
就像一個朋友說的:「你在追一個人的時候 會幻想很多美好的未來;
但當你們真的在一起的時候 卻會有很多的不同
會有很多快樂與不快樂 一切沒有絕對好或不好。」
我覺得現在的我很好 有必要找一個人來分享我的世界嗎??
也許生活會有很多不同 很多快樂 但...我還能完全屬於我自己嗎??
妳可以說我是個自戀者 也是個極端主義者。

但是喜歡一個人本來就會想在一起 所以我到底想不想跟她在一起呢??
我還不確定 所以我沒有讓她知道 只是在心裡去關心她
用一切可能的方式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有意無意的跟她聊起來 隨便說說生活中的事;
當然 也會故意打探一下她的感情世界。
現實中的我們 看來就像是好朋友 在一起的時候有很多笑聲
但我沒有讓她懷疑什麼 也沒什麼人懷疑過我什麼
只有我心裡知道 我對她的感覺-只想在心裡對關心她 照顧她的感覺
在我的心理 她早已經屬於我了。

所以即便我喜歡在月台讓欣賞絨紫色的妳 我也不會愛上妳。
喜歡一個人已經佔去了我太多的記憶體了 我要多留一點給我自己。



<二>

這幾天 很少心煩的我有點亂 因為她有了男友。
我還是跟往常一樣去跟她說說笑 就是好朋友的樣子
言談之間少不了恭喜她 祝她幸福之類的話
也少不了調侃她幾句或開她一點玩笑
不知怎地 心裡有點酸 好像是因為她已經不屬於我了...

其實我一直弄不清楚對她的感覺有多強烈
所以就算想過她會跟別人在一起 也應該沒什麼關係
反正有人幫我照顧她 我也樂的輕鬆。
但這幾天 發現我好像有點在乎 好像蠻難釋懷的...
原來我好像不只是單純喜歡她 還有那麼一點點不安的情緒
我不曾發現我的不安。
每當我感到有一點不安在蠢動時 我的理智就會叫我轉移注意力
反正現實很亂 總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 可以去想

但是這幾天 我真的好像很在乎ㄟ...
不過 我也不會讓人看出來的。
我本來就不是個擅於表達自己情緒的人 或是說我很懂得隱藏真實的自我
我總是讓人看到我開朗豪放的一面
也總能用一張笑臉和多話的嘴讓身邊的人覺得我時時都很自在。
所以 日子還是那樣 我 在生活的各個空間中轉換。

---------------------------------------------------------------------

今天 特別悶
悶是一種輪迴 思緒一起一浮 心情時好時壞。

在月台旁又看到妳絨紫色的身影
精神迷離的又犯了一個男人的風流 -與生具來的本能
於是那個從來沒有搭訕過別人的我走近了妳。
起先妳閃過一絲防備的神色
但也許是早已習慣陌生男子的言語 所以很快的便表現出妳的善意。
我沒有什麼過分的說辭 只是說常看到妳晚上一個人搭車而已;
妳說妳好像也在很晚的時候看到我在月台留連 祇是不大有印像罷了。
在妳發現我不是那麼無聊的搭訕男子後 我們聊了起來。
我說我只是有點悶 我說我們在同一棟樓 我說我的同事有注意過妳
我越說越多 妳也禮貌性的回了一些 其實我們的談話 好像還蠻有趣的
-當然妳有妳女性的矜持 我也要表現我的風度。
話題未曾停過 但電車也沒停下來 仍然一直駛下去 時間消逝的挺快的。
一直到我下車的那站 妳給了我一句"那我們改天再聊摟~~"

兩天後 我們繼續著未完的話題 起先還是我說的興起 妳當個好聽者
漸漸地或許是妳的心防鬆了吧 也說起了一些妳的事;
我知道了妳那遠在異國的男友 也知道了妳為什麼常常那麼晚一個人搭電車
妳也喜歡一個人的自己 所以有時候看起來很孤僻;
妳還喜歡一個人走在大街上 就算身邊沒有一個他 照樣也會有安全感。
我們說了很多 有很多地方我們很像 也有很多地方我們想法兩極
其實人跟人之間本來就是這樣 也沒啥特別的嘛!

不知怎地 也許只是為了想跟妳說說話 我搭車的時間規律了起來
等到我們真正覺得變成朋友 是一個多禮拜以後的事了。
妳知道了我心中的她 我也知道了妳和他的一些事。
是無意也算是故意 讓妳發現我最近的心情
於是那個夜晚 我毫無防備的把對她的一切 都告訴了妳...

不曾讓任何人知道我內心的世界 因為我不習慣;
我擅於保護自己 不習慣把自己暴露在別人面前。
但面對妳 感覺不同...
好像妳是虛擬世界的一個人 只有在搭車這一段路上才會出現
其他時間我們的世界沒有交集 妳的台北跟我的台北是兩座遙遠的城市
即使在同一棟大樓 我們也沒有再相遇過。
下了班 我可能會一個人躲在咖啡廳的角落用自己感受自己
也可能和同事出去吵吵鬧鬧消遣一番
至於妳今天把自己放逐在哪一條大街上 我無從得知 也不想知道
只有在月台和電車上我們兩才出現在對方的生活中....
就像網友那樣 在固定的時間 暫時拋下現實 毫無顧忌的對談
就是這樣 即使妳我每月的手機通話費都不少
我們也很有默契的不去讓彼此在這段時間以外有任何牽連。

to be continue..............




<三>

跟妳吐露我對她的很多 也聽了不少妳女性思維下的感想
我們的距離好像更近了些
-但妳我都清楚 我們只算是好朋友
我忘不了我的她 妳也無發掙脫對他的思念。
是的 我們都被各自的專情制約了。

我說我寧可濫情一點 這樣我就不用在她們已經是一對時還念著她;
妳說還是專情一點比較好 因為濫情的人不能體會真心的感覺;
我說我想濫情 是因為我已經不能跟我想在一起的人結合
-專情讓我陷入迷惘的無窮迴圈中抽不了身
只能看著自己一吋吋陷入泥沼中。
妳笑了笑 只說了句:「也許有一天你會找到真正想和她過一生的人。」
但 是不願服輸吧 於是我越說越多 妳也終於被我逼到詞窮
-也許是我說了太多 覺得好像被妳看穿了
卻也不覺得有什麼害怕 反正我們的生活沒有其他的交集
所以我身邊也不會有人知道我說過什麼 也不用在乎別人的眼光。
我要先下車了 妳笑笑的對我說:「今天的話題很有趣 改天再聊吧~~」

我突然想到了什麼 從包包裡抽了張磁片給妳:
「這是我這幾天寫的日記 裡面都是在講我對她的心情
還只是草稿 先給妳看看吧~~
過幾天印成鉛字後
也許為了滿足讀者的胃口 會改的沒有原味
因為只有妳知道我心裡的想法 所以給妳看一看摟~~」
從妳認識我以後 開始會留意我散見在報紙上的文字
我寫的東西很雜 從讀者投書到生活經驗談都有 還會插花寫點小故事。
當然有時候運氣好一點 碰到欣賞我的編輯
會有幾篇文章會不小心被登在副刊(我覺得整份報紙唯一有水準的版面)。
妳說覺得我的筆調還蠻有趣的 所以養成了習慣在報上找我的筆名
每次看完後 會給我一些意見 也時而觸發我的一些觀感。
這次 我想言情。
今天把原稿給妳看 只是因為投稿後 真正的我會被偽裝起來
-我還是不想給人家知道真正的自己
但卻又渴望有人能看到我內心真正想過的一切
大概每個人都會有這種矛盾的需求。
既然跟妳說了我對她的事 那就先讓我滿足一下發表欲吧。

--------------------------------------------------------

幾天後 還是在電車上 妳把磁片還給了我
說妳看完以後 眼框濕了 有點感動 卻也覺得我實在很無聊
明明很在乎 卻要在事發之後才知道自己的感覺。
呵呵~~ 這就是我嘛~~ 老是覺得抓不到真實的自我
但既然已經過去了 就當作是一次成長 更深一層的認識自己吧!
妳說我在裝豁達 我只好雙手一攤...
妳問我還在乎嗎? 我也只能笑了笑 聳聳肩
妳說:「我們兩都是專情的人 一定很難忘掉。」 我還是只笑一笑
妳不悅地說我笑的好酸 居然開始怪起我為什麼還在隱藏自己 壓抑自己...
我納悶 感到奇怪的是妳從沒用這樣這樣強烈的態度對我
然後 妳像是失控了一樣 一股腦兒的說了很多我聽不懂的話
-這不是平常的妳
平常的我兩只是朋友一般
彼此很有禮貌的談著心中的觀感...
忽然 妳哭了 我也慌了 忙問道我說錯了什麼嗎??

原來 是我的文章觸動了妳對她的情懷
原來 最近不只是我失意 妳也失落 不只是我淪陷 妳也在發酵妳的痛苦。
於是妳把妳和他最近發生的一且告訴了我 終於妳也把妳的內心攤給我看了
我們也才終於弄懂屬於彼此的世界 認識了屬於彼此的她和他
-沒有誰對誰錯孰是孰非 只有很多茫然與不成熟的不明白。
就在那一瞬間 我們想到了我倆之間的可能
也幾乎在同時 我們都了解到 一時一刻我們都還忘不掉自己的她(他)
所以我們還是當彼此只是朋友 願意多了解彼此的想法
願意為彼此分擔心情 願意給彼此一個不同的異性的思維
-同性之間 想的東西往往大同小異 只是有沒有經歷過而已
但異性之間 卻因為靈魂本質上的不同 思慮總會有互補之處
(所以我有一個朋友 她的好朋友男的比女的還多)。
既然月台讓我們相識 就讓我們多給對方一些靈感吧。


----------------------------------------------------------------------


今天 是情人節。

想一想 我還是一個人坐在這咖啡座的一角
但這一角好像是放大鏡的焦點
肩靠肩的情侶散發出的光和熱似乎要把我從人間蒸發
-是吧 算我還是在乎 即使已經過了那麼久...


習慣性的 想到了她。

也許她和她的他正在享受她們彼此的第一次情人節晚餐
有許多軟語呢喃 有許多幸福甜蜜
而我只能抱著我的notebook在這裡幻想著她和他的一切
-這些幻想在她們還沒在一起時 本來是套用在我身上的。
也許我不該再想了 因為每次想到這裡 就好像被一隻蜜蜂螫了一下
就算不像蠍子那樣致命 卻也要痛上半天。


想到了妳。

現在的妳又在哪一條街上看著情人一對一對 圍成一圈一圈地轉過妳視線呢??
妳也像我一樣想到妳的他和他的她親暱的情境嗎??
那妳是不是也和我一樣有點酸 會痛嗎??
我們都是專情的人 忘不了曾有過的一切。

妳也想到了我嗎??

有人說情人節不一定要跟情人過
可以跟親人過 也可以跟朋友過;
所以情人節也可以送巧克力給兄弟姊妹 可以送給父母 當然也能送朋友。
想著想著 我起了身 到櫃檯外帶了兩份帶有巧克力粉的提拉米蘇。

走向月台 遠遠的看到了那熟悉的絨紫色
「讓我們共渡彼此難熬的情人節吧!」 我心中默念著。
不破壞我倆的默契 我們還是像只出現在彼此虛幻世界中的好朋友吧!


2001/2/16

***************************************************


哈哈哈~~~爽啦
今天段考完
趁著情人節的熱度沒退之前
即興在網路上原生了一份小說
文筆不好別怪我啦..很少寫嘛
也別問我劇中的人事是真是假---當然是假的
連我自剖的那段都是幻想出來的
哪有人只喜歡喜歡一個人的感覺的啦
但是把自己化身成這樣的一個人
彷若一種夢幻 竟開始喜歡起這種感覺了!
真可怕...還是少用第一人稱寫小說好了
不過覺得蠻愜意的ㄟ~~~~
哈哈~~~妳們大概想說我在重考班頭殼悶壞了

其實我最想當的是作家
只是現實逼的我不能這樣做
所以就玩玩摟
而且重考的生活很壓抑 壓抑之下人的感覺和幻想就多了起來
我很珍惜這份感覺
也許等我回復自由身之後
就不會想這麼多了

anyway
僅以此篇敬我沒有情人的朋友們(有情人的就不理你們了)
買盒巧克力送自己吧 就像我一樣~~~~ 呵呵呵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howo 的頭像
yohowo

四號誘惑我

yoho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