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yohowo (LIFE STINK) 看板: LcyK1
標題: Re: 《極短篇》死了一個理髮師
時間: Fri May 11 00:14:03 2001

又是一篇探討現代社會人我距離的文章....

最近一直對這個問題很有感覺....

因為我覺得我每天活在一個只有我自己存在的城市

雖然每天身邊走過無數的人群....

但總有一種孤寂的感覺......


有時候神智不清時...

這種好像很近又好像很遠的感覺讓我很迷惘...

很多很多魔幻的感覺在心中反反覆覆出現....

就像那時看完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一樣


我們身邊每天都發生著大大小小的事...

跟我們有很近的距離....

卻又如此的不相干...

當我突然用一種無辜的眼神漠視四周時....

我,還是我,孑然一身.....







※ 引述《yohowo (LIFE STINK)》之銘言:
: 《極短篇》死了一個理髮師
: 黎紫書
: 報上有訃告,她看到那個理髮師的人頭照。
: 仍然在笑,眼裡閃爍著自信的光芒。她熟悉不過了,
: 每次映在鏡裡的這張臉,盈盈地笑。你看這髮型有多
: 好看,你隨便梳一梳就可以出門了。
: 她不置可否,卻陪著他笑。現在才確定了那笑是發自
: 內心的,因為一個人如此欣賞她的頭髮,總是一再擺
: 弄,幾乎捨不得讓她走。
: 也許他也這樣留戀著每一位顧客。她知道的,這理髮
: 師依戀的是他自己的作品,這可從他店裡用的毛巾看
: 出端倪,不是都印著兩行黑字嗎?「理髮師所做的,
: 也惟有理髮師能做」。
: 因為這兩行字,配上理髮師在鏡裡自戀的臉,她便光
: 顧了八年。喔,現在她才認真去數算這年月,原來已
: 經八年了。其實不是每次都滿意出來的效果,甚至也
: 會有引來劣評的時候,可是她仍然像約會似地,定期
: 在小小的、半間店面的髮廊裡出現。
: 理髮師殷勤招待,一杯茉莉花茶和一疊時尚雜誌擺在
: 手邊。她既不喜歡茉莉那矯情的濃香,也不看雜誌模
: 特兒縱情而頹廢的兩眼。這麼多年,那理髮師從未發
: 覺她不沾一滴茶水,也不碰那些書,依然每隔兩個月
: 對她重複這一套空泛的禮節。
: 再說,他的收費也真貴。髮廊裡就一個師傅,倒是一
: 兩個洗髮的年輕女生換了又換;小小的店沒有一點派
: 頭,顧客也不多,但剪頭髮比人家貴上十元八元。若
: 不是因為理髮師的手藝和細心,說不定也因為他自滿
: 的笑容,以她這個文員的收入,其實不該成為他的老
: 主顧。
: 現在,理髮師死了。她啜飲著咖啡,想到自己在為一
: 個不相干的人左思右想,覺得很無聊。只是死了一個
: 理髮師,但她沒來由地感到苦惱,以後該找誰給她理
: 髮?這把頭髮,顯然已經熟悉了那理髮師的撫弄和梳
: 剪,每次都順從著他的意思,變換長度和顏色。那人
: 如此寵愛著她的頭髮,手指溫柔得情人似的。
: 帶著這些接近杞人憂天的煩惱,她一個下午都在發愣
: 。同事們也沒看出來,大家都在為不同的事情發呆,
: 或發狂。如常地,她下班後跟隨著大夥兒的腳步離開
: ,身後的燈光馬上熄滅,路上的街燈很快又逐一亮起
: 。她擠在公車上,嗅到很多人不一樣的體味,還有誰
: 乘機在她身上摸了一把。這情況她一次又一次的經驗
: ,依然覺得不解,為何人們如此逼近,卻又十分陌生
: 。很多乘客都是慣見的臉,也有的幾乎每天見面,但
: 大家如同幽魂似地穿越彼此,從來沒有一點感觸。
: 沒準也有哪一個常碰面的乘客,已經在某月某日死了
: ,以後再沒出現。可是她想不起來,就像她辦公的地
: 方一樣人來人往,有些座位空了又填上新人,她也是
: 很久都沒察覺。
: 下車以後,她往住處的方向走一段路。經過那裡,街
: 角的髮廊,果然拉下了鐵閘,人們來來往往,大概除
: 了她,誰也沒發現這家小小的髮廊今日沒開店。因為
: 唯一的理髮師死了。她也只是稍微放慢腳步,匆匆瞥
: 見鐵閘上漆著的兩行字「理髮師所做的,也惟有理髮
: 師能做」。
: 晚上她洗了頭,坐在鏡前梳理頭髮。劉海已經長了,
: 便記起那個死去的理髮師,本來下個禮拜就該去找他
: 的,如今只覺得茫然,如何再找到另外一個理髮師,
: 會像那人一樣,戀愛她的頭髮。八年了啊,她又仔細
: 數算了一次,八年來有一個人呵護著她的頭髮。
: 現在,她明白了那也是一種幸福。「幸福」這字眼很
: 少在她腦中出現,如今忽然浮起,她覺得酸酸澀澀的
: ,才發覺這城裡原來有一個和她相干的人,已經死了。
: 【2001/05/10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howo 的頭像
yohowo

四號誘惑我

yoho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