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務正業,竟成專業----專訪葉奇鑫學長

採訪:王育楠、王祐祈、李逸群

撰稿:陳香妤

葉奇鑫學長小檔案
五十七年六月一日雙子座

學歷:
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1995)
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1990)

經歷:
板橋地檢署檢察官
法務部資訊處調部辦事檢察官

現職:
法務部檢察司調部辦事檢察官
2002年獲行政院獎學金赴美國Franklin Pierce Law Center公費進修

「法務部」這三個字,對許多唸理科的同學,是一個相當遙遠名詞,當然,要把「法務部」跟「交大電子」這兩個辭連結起來,更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偏偏交大電子七九級的葉奇鑫學長做到了。學長不但擁有律師執照,更是現任法務部檢察官,負責統籌電腦犯罪的相關事宜,去年還幫中華民國增訂了刑法36章(電腦犯罪專章)呢!而且不只這樣,學長曾是許多電玩雜誌的專欄作家,還是現任HIT棒球雜誌的專欄作家喔!到底這位傳奇學長是怎麼達成這麼多不可能的任務的呢?
七十二「辯」 與法律結下不解之緣

Q:請學長談談大學時期的生活?
A:我大學的時候,梅竹賽有國辯比賽,所以就參加了辯論社。那時電工是辯論社的主力。辯論隊一隊有六個辯士,其中四到五個是電工系學生。電工系在各社團表現都很優秀,我們不是只會唸書跟打電動阿(笑)。
我還蠻懷念崔秉鉞教授,因為他給我的啟蒙很深。高中的時候沒有機會接觸到這方面的領域。一直到打辯論賽,他提供我們很多資料,教我們很多技巧,讓我產生很多不一樣的想法。

Q:大學時候的辯論經驗是讓你走上法律這條路的關鍵嗎?
A:我覺得辯論給了我很多經驗。老實說,我一開始很討厭辯論,覺得老是在咬文嚼字,講些有的沒的,都聽不懂。念理工的人看法律人應該覺得很煩。因為我們理工人是找一個最簡單的解決方法,但是法律人卻是把簡單的事情弄得很複雜。但在打辯論賽之後,接觸到其他學校的人,他們大部分都來自法律系,隨著參加比賽,慢慢覺得也許我們也能在辯論場上有所發揮。念理工的人常會覺得自己在口才表達或陰險程度上不如人。其實,我們並沒有比較差,只是有所為有所不為而已。
辯論的訓練讓我不那麼害怕法律,也讓我產生拼拼看,轉行唸法律也許有機會的想法。我是真的運氣很好,念三年書,律師司法官雙榜。受訓時成績還不錯,加上長官照顧,就到現在這個工作崗位。在別人眼裡,可能覺得有點眼紅,這沒辦法,誰叫你不是交大電子畢業的!(笑)。我創下過很多紀錄,像是第一位進入司法界的學士後法律研究所學生,最年輕調任法務部兩個單位等等。
堅持自我專業 相信自己 別輕言放棄

Q:交大科法所愈來愈熱門,理工科學生也想去考,對這有何見解?
A:不少人因為現在自己學的科目,有挫折感,就開始想說要轉換跑道,其實這是人之常情,因為對另一個領域不熟悉,就會編織一個美麗的夢想。但事實上,唸法律絕對是條很苦的路。法律跟工程不太一樣,沒考上,薪水就是比較低,但現在縱使考上律師,行情大概月薪五六萬吧!相較於從前有九萬十萬,還是有不小的差別。
現在每年投入這個市場的司法官有一百人,律師兩百人,但每年畢業的法律系學生有二千人,每年報考的人數則大約有六、七千人,台灣就這麼大,這個市場已經開始飽和了,而且競爭非常激烈。現在什麼人才最缺?半導體人才最缺,我因為業務關係,有時候要去參加國科會的會議。我們看到一些數據顯示,目前在電資領域,人才最過剩的是資管,最缺的是半導體人才。所以我覺得念電工很好,尤其念半導體,那是無人可以取代的。系統組可能可以去取代資工系,因為你有很強的背景優勢。但像半導體,資工系就無法取代我們的角色,這點很重要,如果背景不一樣,別人就很難取代,只要一想到這個領域,就會想到你。首長很容易重用這樣的人才。
十年後的事情我不敢說,但我可以說現在台灣法律業已經不再像以前這麼吃香,可是電子業還在高成長。將來怎樣我不知道,那要牽扯到兩岸三地的互動交流等等,但是若純粹就財富的角度來看,念電工就是最正確的選擇,真的不要像我這樣。我在你們這年紀,很少跟學長聊到這方面的事情。如果當初有學長引導,我倒不會轉出這個行業。那時候我轉出的念頭就是覺得念電機沒有什麼意思,雖然覺得自己唸的還可以,但是看到班上其他優秀的同學會覺得自己大概沒得混,然後就轉出來了。現在想想,我的運氣真的算是很好啊!
法律與科學的融合

Q:可以多聊些在目前專業和以前所學牽扯的部分嗎?
A:電腦犯罪是很新的問題。這牽涉到跨行業的合作,是我們正在克服的問題。也就是說數位虛擬世界的法律維護該怎麼進行,就是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一般的檢察官無法作這樣的事情,這是法務部調我來的原因。一般檢察官無法理解科技人在說什麼,例如入侵電腦,他會想成是一位小偷破門而入去偷電腦(笑)。我們知道這其實是透過指令的下達。其中的差別就在我們知道真正的原理。因為如果不了解運作的本質,方式,沒有辦法在法律上定性。總之,法律人無法理解科技人的語言,所以會有執行上的困難。

Q:念電工系,有沒有什麼樣實際的幫助?
A:幫助很大。我現在大部分的工作跟電腦有關。目前統籌所有法務部高科技方面的法案,只要是智慧財產權或是電腦犯罪,大部分都是我負責。
智慧財產權專利跟科技很有關係。現在新的著作權問題是MP3。我在交大時,根本沒有網路的課程,但念電工的背景讓我進修相關的網路技術性論文並不覺得很難,很多檢察官對這塊領域也有興趣,但卻只能淺嚐即止,甚至不得其門而入,畢竟專業與非專業在程度上還是有一段很大的差別。所以電工的訓練是非常紮實的,到目前為止,雖然科技一直在進步當中,但那時教的許多基礎知識我到現在都還非常清楚。所以我覺得電工的師資非常好,課程非常紮實。你們覺得呢?
小編:太……太紮實了(笑)
法律結合科技 未來不可限量?

Q:業界是不是很缺既懂法律又懂科技的人才?
A:非常缺,尤其又要有法律背景,工程背景,幾乎沒有。不過在公司法務人員就是公司第二等。你們去問老師就知道,所有的高科技公司一定是以研發部門為核心,財務和sales部門排第二、第三,法務應該只能排第四,雖然薪水也不低,包括股票等年薪大約在三百萬到六百萬之間,但是相較於研發部門尤其是核心團隊,這不過是一小點罷了。
不過還有另外一個問題要考量,就是個性和生活品質,不知道為什麼,我看我同學,跟離開校園時候給我的感覺還是很像,可能是念理工的人常常在實驗室裡做研發的環境很單純,沒有機會去接觸人。這也不算生活品質不好,但可能對某些人會覺得有些遺憾吧?如果走法律,或像電工其他學長轉行讀MBA,那樣的生活是比較多采多姿的,穿著更是光鮮亮麗。就看你是比較喜歡跟人或是跟機器相處吧!這是自己的個性問題。

Q:沒考上律師執照,會有差別嗎?
A:沒考上律師的程度不見得比較差,但對法律人來說,如果沒考上,會是心中一輩子的遺憾。我很多念法律的同事,沒有考上律師執照。在開會的時候,會覺得長官不信任他們,講話比較沒自信,很悲哀。
我敢講平均的生活品質,工作滿足感,交大電工出來的平均分數應該有八十分,但法律系畢業生絕對不到六十分。因為班上就只有幾個人考上,每次聚會,沒考上的人不敢來。如果努力三五年都考不上,以後大概也考不上了,為什麼?可能是唸書方法有問題,不然就是考試容易患得患失。而且法律一直在修正,三五年後,考試的法律內容跟當初所學的都不一樣,上榜機率更加渺茫,考個三五年折騰的不成人形,沒有工作,女朋友不敢嫁給你,搞不好女朋友先考上,馬上離你而去,司法界很多這種例子,所以我還是要再強調一次,讀法律是很辛苦的。(嘆)
走進世界大觀園 不能捨棄的語言||英文

Q:可不可以說一下到美國去進修的情況?
A:我讀的是Franklin Pierce Law Center,是美國很有名的智慧財產權學校,我沒看過一個學校光是智慧財產權可以開將近九十個學分的課程。課程細到什麼地步呢?像音樂授權就是獨立的一門課,同樣是著作,音樂、電影和圖書的市場運作機制就完全不同,所以課程重點當然也不能相同。如果說智慧財產權是一輛車子,台灣法律系所開設的智慧財產權課程是介紹什麼是輪胎,什麼是方向盤,而FPLC是教你變速箱有哪些零件,傳動軸要如何設計,細膩度相差很多。
去美國讀書真是大開眼界。就法律來說,他們真的領先很多,包括教授學生的素質,法學素養,都很不同。聽說現在台灣學生都不太出國,眼光很狹窄,碩士唸完進到園區,只要進對公司,這輩子就不只是衣食無缺,而是生活優渥,根本不會有動力出國進修。但我真的覺得要到美國去看人家的東西,做事情的態度,還有最重要是學英文,都非常的重要。我工作多年下來發現,總有一天要作主管,要跟客戶談,作簡報,談判等等,英文不行,就坐不到那個位置。而學英文最有效率的方法就是到美國去,在台灣怎麼念都沒用,講出來的話就是不像美國人說的。所以,如果有可能,可以試著出國拼拼看,那是一輩子無法取代的經驗。美國的教育制度有他的優點,我試著比較美國人和台灣人,會發現美國人平均視野的廣度,知識的程度,推理的能力,真的比我們好。
寫作也能出頭天

Q:當初怎麼進入電腦玩家雜誌(ACE)?
A:一個同學介紹我去CCGW,主編給我一篇翻譯,要我翻,當時覺得倍受侮辱,但沒辦法,就是要從基層做起。翻完之後,稿子也沒有被採用,但他們覺得我的文筆還可以,英文也還好,所以就從翻譯開始做起。後來在第三波開棒球專欄。電腦玩家雜誌發現我這個人,就把我挖過去了。我去電腦玩家後發現大家都很快樂,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玩,大家感情很好,直到現在,很多人都從學生變成丈夫,甚至爸爸,但還是繼續玩(笑)。

Q:可不可以講一下寫作經驗
A:電腦遊戲部分,我是寫棒球遊戲起家。因為本身是棒球迷,因此對棒球數據很重視,當時開的專欄是描述如何用數據分析來寫人工智慧,判斷球員是否要交易,是否需要調薪,如何排棒次等等。其實那不難,只是大家沒想到罷了。當時這個專欄很轟動,因為平常大家棒球遊戲玩玩就算了,沒有人會花時間想這些東西。
現在我是在職棒雜誌HITS主持一個介紹數據分析的專欄,用的知識基礎和過去那個專欄一樣,都是基礎的統計學。例如這一期是寫:張泰山和陳致遠誰才是去年的最佳攻擊手?從打擊率、長打率、盜壘等表現看起來,二人互有勝負。這時怎麼去評斷誰的表現比較好?我就是在講這種計算公式。分析方式是從美國學過來的。分析的計算方式有些複雜,有時候真恨當初統計學沒學好,有些東西實在看不太懂(笑), 我統計學好像只有六十幾分吧!是工數中最差的一科。
電工與我

Q:對於系上走過四十年仍然屹立不搖,有沒有什麼感想?
A:這問題好難回答阿!(笑)我覺得交大在媒體公關上有加強許多。而且,出社會愈久,愈不感到後悔讀交大,因為專業領域中,大家都知道交大是很負盛名的。交大學生在很多人心目中是科學怪人級的人物。
我覺得系上可以多舉辦一些學長與學弟妹的對話座談會。在我們那時候,常常會對自己的前途感到十分茫然,又苦無管道可以詢問,以致我後來「誤入歧途」。(大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howo 的頭像
yohowo

四號誘惑我

yoho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